1421225100108007

日前,国内一家人力资源数据调查机构发布的《2014-2015年企业年终奖特别调研报告》显示,互联网金融行业以平均年终奖近四万的高额度引领各行业。

每到年底,年终奖这三个字总会让每一位职场人士为之魂牵梦萦,牵肠挂肚。每年都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有令人羡慕嫉妒的种粮大户甩出288.9万年终奖让80位农民飞海南领取的,也有让人哭笑不得的抠门老板发给每人一注彩票的,年终奖发不发,全靠运气有木有?

日前,国内一家人力资源数据调查机构发布的《2014-2015年企业年终奖特别调研报告》显示,2015年超八成的企业会发放年终奖,并有71.5%的企业会增加年终奖额度;77.6%的企业年终奖在5000以上,其中还有4.1%的土豪企业人均年终奖额度超过30000;金融行业引领各行业年终奖,超五成企业增加了年终奖额度;上海地区年终奖平均值最高,达到8523元,深圳8235元紧随其后,北京7855元排第三位。

换工作?还不如换个城市

年终奖也与地区经济发展水平息息相关。数据显示,上海地区年终奖平均值为8523元,居全国第一,深圳则以8235元紧随其后,北京以7855元排名第三,广州以6995元位列第四。除了北上广深,杭州苏州的人均年终奖6601元和6490元进入“6”时代。上述6个城市成为全国人均年终奖第一梯队。

厦门、南京、宁波、成都和天津成为第二梯队,人均平均年终奖以5000元为量级。大部分城市仍然在人均4000元梯队里,排名依次为武汉、无锡、福州、青岛、重庆、长沙、郑州、济南、西安、大连、呼和浩特、昆明、合肥、沈阳、南昌、石家庄。还处在3000元的,暂时有3个城市,东北则有两个城市位列其中:长春(3998元),兰州(3890元),哈尔滨(3640元)。

互联网金融成最“壕”行业 平均年终奖近4万

作为2014年最大的黑马,互联网金融行业由于向互联网和金融两方挖人,成为新兴的土豪行业。报告称,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平均年终奖为39873元,超过信托/基金/证券行业排名第一。

网游手游、银行/保险、互联网/软件分列3~5位。以往稳坐前三甲的房地产行业,以25062元的平均年终奖排行第六。

汽车行业(24937元)、建筑设计行业(24201元)和航空航天行业(23002元)则分别排名第7、8、9位,报告称此三个行业特点类似,均属于年底较多、平时较少的薪酬发放类型。

而传媒广告行业则在本年度表现不俗,以平均年终奖21012元挤进前十强。

近半数年终奖在5001-10000元

数据显示,从年终奖人均分布来看,近半数企业人均年终奖集中于5001-10000元;22.4%的企业人均年终奖少于5000元;超四分之一的企业人均年终奖为10001-30000元;同时也有4.1%的“任性”企业人均年终奖额度超过3万元。

统计结果显示,超过六成企业年终奖发放相当于员工平均工资的1-2个月;同时,也有超过15%的企业发放6个月及以上的年终奖,这一比例则比2014年高出1.3个百分点。

总监层年终奖是普通员工18倍

从各个层级的年终奖数额度中位值来看,总监层级为78345元,约为部门经理(35886元)的2.2倍,是基层员工(4356元)的近18倍。报告称,这与各层级年薪收入水平的比例成正比。同时,与2014年相比,总监和部门经理的年终奖涨幅相对较高,这与两个层级的离职率涨幅相对较高的现象相对应。对于年终奖发放标准的透明度来看,63.5%的企业会对年终奖金的发放制度进行透明化处理,这部分企业完全有明确的年终奖发放制度,并且严格按照制度执行。与此对比的是,也有36.5%的员工表示对发放标准很模糊或者完全不清楚。

关于年终奖的小常识

【年终奖发不发谁说了算】

年终奖的发放是用人单位的一种自主行为,目前的法律、法规并无要求用人单位发放年终奖的具体规定。一般来说,年终奖的计算应根据劳动合同的约定或者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

【特殊情况也能领年终奖】

1、休法定假:年假、探亲假、婚丧假、产假等均属于法定假,应视为正常出勤并支付报酬,用人单位自然也就必须全额支付年终奖,不得扣除。

2、提前离职:如果劳动合同或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中有确定的年终奖数额,或者未规定年终奖但事实上已发年终奖,那么离职劳动者也应得到相应的年终奖。

3、工作未满一年:按照《劳动法》规定,只要劳动合同中约定了年终奖或是用人单位已经指定发放年终奖的具体办法,且新进入、未满一年的劳动者确已付出相应劳动,就必须向其发放年终奖。

回顾2014年,信息安全事件层出不穷,数据泄露、黑客攻击、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监听计划泄密,仿佛占尽了全年的头条。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来盘点一下,2014年里所发生的那些意义最为重大的信息和企业安全事件。

十、易贝两次被黑

2014年,对于遭遇多次安全事件的易贝(eBay)来说,可不是一个好年份。今年九月,易贝受到跨站脚本攻击,导致向其部分用户发送恶意网站以窃取用户凭证。有报道称,易贝公司应对安全问题异常缓慢,从首个用户向易贝反映问题开始,网站持续被攻破时间长达12小时。

更令人担忧的是,在2014年里易贝已经不是第一次受到安全凭据方面的质疑。早在五月份,易贝就因受到攻击造成用户密码和个人数据泄露,但却在事发三个月后才对用户披露而备受争议。可见易贝在处理安全方面有多不专业。

九、英国央行雇佣黑客

在IT界,大型组织常常雇佣电脑黑客已经是一个众所周知的“秘密”了。这些特殊黑客的工作,就是对系统进行调校,以尽可能地确保公司的安全。然而,尽管这或许已经是一个常识性的东西,但却并没有多少公司公开谈论雇佣黑客的事情。毕竟讨论安全协定可以看作是有风险的。

所以今年四月,当英国央行(Bank of England)宣布雇佣黑客来帮助其对二十多个主要银行进行防御测试时,立刻引起了轩然大波。然而,此举还是得到了网络安全专业人士的认可。有人认为,英国走在了网络保护的前沿,能够对消费者、企业和经济起到正面的影响作用。

八、摩根大通受攻击波击多数美国人

美国最大的银行摩根大通(JP Morgan)或许应该采取英国央行所使用的黑客技术,这起历史上最大的数据泄露事件没准儿就可以避免。网络对摩根大通的攻击最早发生在八月,导致联邦调查局(FBI)开始调查俄罗斯政府与摩根大通被攻击之间的关联。然而,不管是谁发起的攻击,事件造成了7600万个个人账户和700万个小企业账户的户名、地址、电话和电子邮件被泄露的严重后果。

人们一般认为,被攻破的都是些安全措施薄弱的公司,然而众所周知的是,摩根大通在安全保护领域有着非常完善的安全规划并不惜投入巨资。摩根大通事件以惨痛的教训向世界做出警示,没有人是绝对安全的。

七、塔吉特CIO因重大数据泄露而辞职

摩根大通可能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数据泄露事件,但以这种形式的网络犯罪造成的影响还算不上是最大的。美国零售巨头塔吉特(Target)数据泄露事件影响人数多达1.1亿。数据泄露最终造成塔吉特对业务进行重组,CIO贝丝·雅各布(Beth Jacob)于今年三月辞职。

六、爱德华·斯诺登警示社交媒体监听

2014年,通过一名叫做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的人持续不断地向世人首次揭露美国国家安全局、英国国家通信总局(GCHQ)以及其他政府的监听计划,表明需要关注监听的不仅仅是那些大企业。

在政府持续成为曝光主要焦点的同时,斯诺登又爆出了使用云服务、搜索引擎和社交媒体的有关风险,暗示谷歌和脸谱(Facebook)都与政府勾结进行监听和提供“危险”服务。七月,斯诺登又指责Dropbox公司“对隐私怀有敌意”,并是美国政府棱镜窥探计划的走狗。

五、Bash安全漏洞

2014年可以称得上是安全漏洞年,包括Bash漏洞和心血漏洞(将在后面介绍)在内的大量新漏洞的出现,让企业和安全专家忧心忡忡。

Bash漏洞,即破壳漏洞,最早出现在九月,安全专家在发现时警告其可能造成从IT系统到联网设备全线的严重破坏,将有超过五亿台设备可能面临风险。基于如此严重的潜在威胁,美国计算机紧急响应小组(US-CERT)对系统管理员发出警告,建议他们打补丁以应对该漏洞。

四、索尼影业被黑,影片和机密邮件泄露

十一月份,索尼影视娱乐受到黑客攻击,导致公司系统被迫关闭。这是安全声誉欠佳的索尼继一连串针对其PlayStation(PS)网络的攻击后,受到的又一次打击。攻击造成从包括个人信息和名人电子邮件在内的员工详细信息到未发布的影片都被公之于众。

针对索尼影业的攻击,美国联邦调查局警告美国企业,电脑黑客和其他网络罪犯已经使用恶意软件针对美国的组织推出“破坏性”攻击。截止本文撰写时,事件的罪魁祸首仍不得而知。最早的怀疑对象是朝鲜,因为朝鲜当局曾对一部即将上映的索尼影片所描绘的暗杀该国领导人感到不满。

朝鲜发言人对该指责最初的反应是“观望”,但现在该国已否认与该事件有任何关联。这样看来,发起攻击的应该是几个黑客,而不是朝鲜政府。但无论是谁发起的这次攻击,对于索尼来说,这又是一起尴尬的安全事故。

三、iCloud安全漏洞泄漏名人裸照

苹果公司一向以其自身设备和服务的安全而自豪,但今年八月,随着其iCloud服务被攻破,许多的名人信息被泄露,这个iPhone和iPad制造商也被狠狠地打了脸。事件造成数百张家喻户晓的名人私密照片被盗,其中包括主演影片《饥饿游戏》(The Hunger Games)的明星詹妮弗·劳伦斯(Jennifer Lawrence)的裸照,苹果公司只好加紧解决其iCloud服务的安全问题。

在这么多的企业和个人越来越愿意相信云服务的背景下,该事件向我们敲响了警钟,那就是在云服务上存储敏感文件可能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安全。将敏感资料放在云端,就要对这样的潜在后果有所警醒。很多人可能还不知道,智能手机通常都会自动备份文件到云服务器。今天的设备都非常热衷于将数据推送至各自的云服务器上,人们应该小心敏感资料不会自动上传到网上或者其他配对的设备上。

二、美国通过互联网监听从事工业间谍活动

美国国家安全局监听计划的揭露给2014年的整个IT界和各国政府都蒙上了一层阴影。可以说,今年一月爱德华·斯诺登声称的以民主堡垒自居的美国通过互联网监听从事工业间谍活动是最令人不寒而栗的事件之一。

斯诺登称,美国的工业间谍活动所针对的不仅仅只是限于“国家安全问题”,而且还包括任何可能对美国有价值的工程和技术资料。他以德国工业巨头西门子为例说:“如果西门子的信息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即使这些信息与美国的国家安全没有半毛钱关系,他们照样还是会拿取这些信息。”

和今年的其他安全事件一样,斯诺登的言论毫无疑问地引起了很多关于将敏感信息存储在云端是否符合其背后逻辑的质疑。

一、心血漏洞

今年四月发现的OpenSSL核心安全漏洞心血漏洞,在整个IT行业及更广的周边行业引起了普遍的恐慌。该漏洞允许“互联网上的任何人”都能够读取“脆弱版本OpenSSL”保护下的系统内存。

德国程序员罗宾·西格尔曼(Robin Seggelmann)声称对导致缺陷的OpenSSL代码负责。然而,还是有人指责一些使用了OpenSSL代码的网站巨头,从未支援过开源社区进行错误的检查修复。据说90%的网站都使用了OpenSSL代码,但很少有人为OpenSSL做出捐献。

虽然关于该漏洞的新闻早在四月就已经爆出,但是直到六月,仍有成千上万的系统没有得到修复和保护。心血漏洞爆出后,就发现了60万个系统存在该漏洞。一个月后,有一半的系统得到了修复,但一半仍未得到修复。可是两个月后,仍然还有30万个系统存在该漏洞。看来该漏洞可能还会持续几年的时间。没准十年后,仍然还会发现有成百上千的系统甚至是非常重要的系统都还存在着该漏洞。

心血漏洞危机发生后,特别是同时爆出的美国国家安全局利用该漏洞对互联网用户进行监听事件,尽管系统是否安全还有待观察,但包括谷歌、脸谱和亚马逊在内的科技公司已经开始争相出资支持“关键”开源项目了。

1421064517552666

在一家没前途的公司工作会让你有一种特别糟糕的感觉。只要一走到公司门口,你就会马上发现自己没了干劲。如果你在面试的时候留意一下当时的氛围,就会知道这家公司是不是前景堪忧。一家糟糕的公司的面试官不会看你的眼睛。大家都不想在这工作,但如果你没有其他选择,也可能只得接受这份工作。

当一个组织的文化瓦解时,你是可以感觉得到的。如果你留意办公室的氛围,就会发现一些蛛丝马迹。那些一盘散沙的公司在面试时,总是在“我们能要你是你的幸运”和“拜托你接受这份工作吧”这两种不同的态度之间摇摆,因为人在痛苦时总喜欢有人来陪。有时候面试官会因为这种混乱的态度道歉,同时继续鼓励你加入。有时候这些没前途的公司开出的薪水很诱人,甚至高得可疑,那是因为除了钱,公司没有别的办法可以留住人才。

如果你接受了这样一份工作,我也可以理解,毕竟我们都需要糊口。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继续找工作。你可以在一周或者一个月之后换工作,并且在你的简历上可以对这一段短短的经历绝口不提。无论你做的是什么工作,都不要留在一个破碎的文化里面。如果你没打算在这间每况愈下的公司呆长久,那么就全力以赴地寻找新的工作。

什么能毁掉一间公司?无能和恐惧是两大罪魁祸首,而且二者往往同时出现。能力不足的领导害怕雇佣可能带来正面影响的员工,害怕这会让自己显得被比下去,或者不再是公司里最聪明的人。

这样就变成恶性循环,结果庸才顺流而下,直到每个监管或团队领导职位都被不靠谱的人占据,而良禽都另择木而栖。事实上,通过阅读公司的员工手册,就可以看出这间公司是不是濒临倒闭。所以记得在面试中,接受工作邀请之前一定要拿一本员工手册来研究。

如果他们没办法提供,这就是上帝给你的信号!马上离开,找一个能提供手册的地方,这种公司才值得呆。

本文列出九大基于恐惧而制定的人力资源政策,这些政策肯定会让公司最聪明能干的员工投向竞争对手的怀抱。你的雇主是否也有这些驱逐人才的政策?如果有,你可以到处散播这篇文章,并且放一篇到离人事部最近的公告栏上!如果公司把员工当小孩糊弄,肯定留不住人才——这是不言而喻的。

九大赶走人才的人力资源政策:

1.‘囚犯’式的休假政策

为接受薪水的员工制定休假政策很简单。多年前我也曾担任人力资源主管,明白把员工当做成年人来制定休假政策与激励团队做出110%的努力之间的直接关系。对于领薪水的员工来说,最好的政策是“公司会按时支付薪水,大家尽全力工作,除非有特殊情况,剩下的都按时来上班。”

你不需要盯着一、两个小时的缺勤,然后把他们加总成一栏,算作事假和病假。你只需要记录无薪休假,因为在美国公司必须提供无薪假期。你需要知道,员工何时使用了《家庭医疗休假法》所规定的假期。就这么多。

剩下的你就坚持给员工发工资,然后期待他们会来上班,他们也不会令你失望的。毕竟是你聘请了他们,对吗?难道你不信任自己挑选的成年人?

你可以为小时工和非豁免员工制定更详细的考勤政策,但你们公司具有创造力的人力资源部门,能够以专业的方式找到办法应对这些员工。制定考勤政策不是造火箭,不要让细小的恐惧占据你的心,最终往死里斤斤计较。

2.不越界政策

注重人才的雇主会给员工提供空间来做决策和想出好的点子。而那些充满恐惧的僵尸公司则害怕员工们有独立的思想而不愿意这么做。我有个兄弟曾经在一家大型芯片制造商工作,有一次,他在出远差去测试中心做检测之前,召集了四个人在会议室开会,结果遭到训斥。某个自以为是的经理进入会议室,然后质问“是谁要开的会?这屋里在座的人里没人有资格组织会议!”这就是一个走下坡路的公司。他们的政策规定,凡事都需要三个人的签名,这样只会让赶走最好的员工。

3.员工排名

员工排名,又称强迫排名是强迫经理从高到低为员工排名的做法,这种方法着实讨厌,仿佛人可以像量木头一样用某一单一标准(优秀度?)来进行衡量。这在裁员大王邓洛普(Chainsaw Dunlap)时代比较流行。任何还在用这一过时手法的机构必定走向失败。如果你手里持有这类公司的股票,马上卖掉!

4.偷里程

省钱自然是好事,但不能从自己的员工身上省。如果你的销售代表和其他员工正在机场排队、接受美国运输安全管理局(TSA)的安检,或者吃着飞机上给的小花生,航空里程就应当归他们。偷员工的航空里程是典型的丢了西瓜捡芝麻。如果你如此不重视员工的私人时间,认为他们的晚上、周末和其他旅行时间毫无价值,你也不配有这些员工。

5.奶奶过世?提供证明

人力资源政策就像臭虫——一旦惹上,就很难摆脱。20世纪90年代,当家中有人去世时,很流行要求员工提供葬礼通告,以便获得几天的带薪丧葬假期。这是员工应该享受到的最基本的一点福利。如果你不相信自己聘请的员工,怀疑他们会为了骗取假期而编织亲人过世的理由,那你就不能称自己是领导者。如果某位员工因为家庭成员过世而陷入悲伤,不要再在伤口上撒盐,要他们提供证明。这种做法令人不齿,可以让任何有自尊心的员工直接投向你的竞争对手,只留下你自己在原地懊悔不已。

6.不写推荐信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你的意思是我在这工作兢兢业业工作了二十年,然后在离职的时候没人会给我写推荐信?”是的,许多大企业不允许管理层为前雇员作推荐。为什么呢?因为他们不相信管理人员的推荐“足够谨慎”,可以避免第三方提出诽谤索赔。企业相信管理人员可以管好自己的部门,却不相信他们可以为前雇员写好推荐信,是不是很难以想象?远离这些企业吧,如果你的东家信奉不能推荐前雇员的理念,物色其他相信人类诚信的地方吧。难道你的客户不值得拥有信任吗?

7.钟形曲线业绩评价

钟形曲线业绩评价是指在管理层每年一次的员工评价时,要根据固定的比例分配,例如只有20%的团队成员可以被评为优秀,20%被评为良好等。而有20%的团队成员必须被评为表现不佳,应予以解雇。到底为什么领导层会希望有20%的雇员表现不佳?又是恐惧在作祟。他们不相信管理人员,他们害怕管理人员由于提不出建设性的反馈意见,因而“宽松打分”。如果领导层不相信自己聘请的管理人员足够优秀,放手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又凭什么认为自己有领导能力呢?

8.禁用社交媒体

教会员工体面地使用脸书、LinkedIn及其他社交媒体工具,是十分明智恰当的做法。而禁止使用所有这些工具的规定则非常荒谬,但许多企业正是如此。事实上,这些小企业认为“我们公司可以有网页,但你们这些个人不可以。”远离这样的雇主吧。你需要与激发你热情的同事为伍,远离那些扼杀一切的人!

9.禁止下班后从事副业的规定

最后一项可怕的人力资源措施是禁止团队成员从事任何副业。雇主希望雇员不要在下班时间从事给公司带来竞争的工作,这无可厚非。但许多雇主禁止员工从事任何副业,即使是周末在婚礼上打碟或在周五晚上做调酒师也受到禁止。你属于你自己。请从事让你有自由的工作吧,毕竟你的雇主没有付你24小时的薪水!

禁止从事副业这种过于严厉的规定,表明企业不信任那些帮他们为客户及股东创造价值的员工。遇到这种雇主,可以选择与他们商量废除禁止从事副业的规定,或者开始寻找下一份工作吧。你应该与那些把你当做专业人士来对待的人一起工作,而这些人不在这家公司。越早摆脱留不住人才和不值得为其工作的企业,你就会越快找到合适的团体!

1420688004219202

我们从小就知道,人生一定要扬长补短,后来多学了点东西,了解了国外有一个“木桶效应”,说的是,一个木桶能装多少水,是由它的最短的一块木板决定的。从而演绎为,人生一定要注意去补短。

我开始也是深信不疑的接受了这个观点,所以,每当别人指出我的缺点的时候,我都是点头称是,低头思过。就这样过了很多年,似乎也还好。但是当我大学毕业14年后,我越发怀疑这个理论是否在把我们引向一个正确的方向?

比如还是拿我做例子(看来我还是善于自我剖析的),我大学学的是计算机,上大学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是比较擅长设计解决方案,但并不擅长把那个代码写出来。在大学的时候就被C语言的指针祸害的要命,在《数据结构》(计算机专业的基础课程)的作业中,一旦涉及多重指针,我就开始犯晕。这个问题一直延续到毕业后,我们那个年代(貌似很久很久以前了)。

每一个计算机系毕业的同学大都是看比尔·盖茨的故事长大的,所以,“自己的代码被千百万人使用”无一例外成为大家共同的梦想。我自然也不脱俗。第一份工作、第二份工作和第三份工作,都是以程序员身份应聘,每天对着电脑敲代码。但敲着敲着,我对我自己能力越发产生怀疑。

第一份工作在华为,其实与其说自己写代码,不如说对着前人的代码抄一抄,改一改,自然谈不上成就感。第二份工作做电视机顶盒,结果这个公司理念太超前,超越了当时的时代,产品没上市,我那一点代码自然没有几个人使用。终于到了第三份工作Motorola,我们做的是手机软件,而Motorola的手机当时每部都有少则几十万,多则几百万,上千万人使用,所以我觉得自己距离梦想越来越近了。结果很有意思的是,我千辛万苦设计好的那一个模块,因为我敲代码的速度实在是太慢,结果在中期的一个checkpoint评审时,老板认为按时完成的风险太大,无情的砍掉了这个复杂但却前途未卜的功能。事后看老板的决定,是相当的正确,因为这个功能的确属于一个过渡性的功能,很快被业界淘汰。这是我唯一可以拿来安慰自己,而不至于因为自己的编码能力太差而产生灰心想法的角度。

好吧,连续三份程序员工作都让我认识到,自己写代码很难有出路,别说成为这世界上最优秀的那一批人,就连自己周边的同事都很难超越。在这条路上,我如果坚持走下去,那么恐怕我到今天是一个干活干得很辛苦,但是毫无成就感,胡子邋遢,生活失败的人。

还好,我是一个比较善于给自己找出路的人。代码写不好,那就干一点和代码无关的事情。我老板以及我老板的老板发现我这么一个大活人,一天没事干,但感觉人还挺聪明,爱学习,就以治病救人的心态重新帮我找职位。后来的一些细节就不说了,反正是经常干着各种别人都不愿意干的活,自己还不亦乐乎,比如做SDK,写文档,和国外的开发商谈判,创建测试团队等等。这些活,都是一个出身纯洁,定位高远的研发人员所不屑的,如果你是研发人员,或者你的朋友中有研发人员,那么你懂我在说什么。你不懂的话,可以这样考虑,就问自己,你在你目前的岗位上,最鄙视哪种类型的工作,那么我当时乐此不疲的干的就是那种工作,这种工作有一个名字:“边缘工作”。

那个时候,我通过做这些边缘的工作,发现自己一大优点,就是善于阿Q精神,从别人不喜欢的事情上,找到安慰自己的地方,把这个工作在自己心中改造的高大上起来。然后在这个工作上,只要使出一点点自己的能力,马上就能取得非常不错的成绩。所以,我从开始连续三次尝试做一个优秀的程序员的dream中醒过来,决定还是做一个“非程序员”。在工程师、“程序员”文化盛行的公司里,我的这个“非程序员”的定位给我赢得了很好的发展空间,因为这些活总得有人做,而且后来几年的经历发现,我当时的选择也是很有眼光。其实更准确地说,不是我有眼光,是因为我干的活属于“少有人走的路”,这些路反而越走越宽,因为没有竞争。而那些大家都看得上的高大上的工作,因为聪明人都去干,反而竞争激烈,很难脱颖而出。不管是我精明神武也罢,机缘巧合也罢,总之,因为那些不被人重视的活,后来越来越有需求,我从一个无活可干的边缘人,变成一个香饽饽。

回顾一下这个过程,而从毕业豪情万丈,觉得自己会成为一个“伟大的程序员”,到连续受挫,终于认识到自己不可能是一个“伟大的程序员”,放弃补短,花了四年,三份工作的代价。这个过程有“先知先觉”吗?没有!有些刚毕业一两年的同学,一时半会没找到自己的“长处”,就忧心忡忡,这个大可不必。我们稍微深入分析一下,你就会明白为何“短不可补”。

第一,“短处”其实体现了自己内心对自己的“高估点”。

你为何会很纠结一些“短处”,其实你有很多短处,比如爬不了珠穆朗玛,比如跑不了42公里的马拉松,但你为啥不纠结?还是因为你不在乎。一个被你纠结的“短处”是因为你一直都很在乎。你很在乎的原因是来自于从小的言传身教,看了太多的故事书和传记书,觉得自己在某一方面,可能和自己崇拜的那个人有相似之处。于是,在心中,你把自己给神话了。但大部分情况,你都不是那个人。所以,“短处”都是你自己很在意,但确实“高估”自己的地方。人的幻想是很可怕的,因为你的幻想会把你拔高到和传记里你偶像一样的高度。所以,从这个角度看,“短”很难补。否则在全世界看《乔布斯传》的人有几百万,按照1%的“真传”概率,那么也有几万能成为乔布斯了,可是事实呢?

第二,短处不仅仅是一个客观事实,也是一个周围人心中的印象(也就是说,这不仅仅是一个“你是谁”的问题,而更是一个“别人觉得你是谁”的问题)。

比如你偶尔出国,去欧洲、美国的话,和一些当地人沟通,你会发现当地人对于中国的印象还停留在以前,因为这种印象根深蒂固。改变自己容易,改变别人心中的印象难。如果你在这个公司已经留下一个“写代码差”,“财务水平差”的印象,你再想咸鱼翻身,很难!假设我是你的领导,愿意再多给你一次机会,但是只要你在一点上无法令我满意,那么我就会更加强化“这一点上你不行”这个印象。

为啥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公司,学习好或者工作好的人都是越来越好,因为“得宠”啊,因为老师和领导会刮目相看。这种刮目相看会带来两个结果,第一:给你更好的工作,更好的机会;第二,对你的失误很宽容。但是对于一个Loser,你得到的刚好相反:更差的活和更少的耐心。这会导致你在“补短”这条路上,花的每一分钟和每一块钱,都是效果极差。再加上自己信心也不足,所以,“补短”就变成一个崎岖的泥泞道路,而路的尽头,并非世外桃源。

所以,如果你一直在纠结于自己的短处,一直在花时间,花金钱在补短,那么今天可以停一下,因为“补短”是一条不归之路。

87919

北京官方首次认定滴滴专车属非法业务

滴滴专车、一号专车、易到用车、Uber打车……到底合法不合法?据京华时报消息,1月6日,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新闻发言人梁建伟表示,目前执法人员查到的所有使用滴滴打车、易到以及快的打车软件上提供的专车服务,全部属于“黑车”运营。

梁建伟表示,从2014年5月至今,查处的易到用车、滴滴打车以及一号专车等47辆“专车”都是没有运营资质的“黑车”,即车辆为私家车,司机为私家车主,属于非法运营行为。

市交通执法总队还表示,很多乘客也并没有意识到非法运营带来的危险,在查处时替司机“扛事儿”,谎称朋友接送不收费,因此能抓住的“现行案例”有限。

此外,据北京青年报消息,从今年1月起,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将大力打击利用互联网和手机软件从事非法运营的社会车辆。一旦被核实从事非法运营,提供服务的主体将收到2万元以内的罚单。

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多个软件提供“专车”服务,实际上就是变相为乘客提供了黑车。

这是北京首次公开认定私家车通过打车软件拉活属于非法运营,此前也曾有多地叫停专车业务。

据界面消息,2014年12月底,上海市交通委将滴滴专车等专车服务定性为“黑车”并向媒体通报,截至12月25日晚,已查扣12辆专车,其中5辆车驾驶员被行政罚款各1万元,剩余7辆车尚在调查取证。

1月6日下午,济南市客管中心客管中心表示,为维护行业稳定,即日起,济南的“专车”业务将按“黑车”查处,一经查实处以5000元至3万元不等的罚款。此前,包括南京、沈阳、大连多地也对滴滴专车发布了禁令。

而为了抵制滴滴、快的等专车服务的市场抢占,上海、沈阳等地甚至出现了出租车罢运事件,2014年11月,南京就有三百多名出租车司机公开表示将联合起来抵制滴滴。今年1月4日,沈阳千余台出租车集体罢运以抵制快的、滴滴的市场冲击。

打车软件遭封杀,如何回应?

目前,市场上的打车APP包括易到用车、AA租车、Uber、一号专车、滴滴专车等等。易观智库发布的《中国打车APP市场季度监测报告2014年第3季度》显示:截至2014年9月,中国打车APP累计账户规模达1.54亿,其中,快的打车、滴滴打车分别占据了54.4%、44.9%的份额,快的打车覆盖358个城市,滴滴打车覆盖300个城市。

据每日经济新闻消息,2014年,快的打车、滴滴打车先后在7、8月份推出了专车服务。此后的12月,滴滴打车宣布获得高额融资,而快的打车也出现融资传闻;同时,美国Uber获得新一轮融资12亿美元,且与中国的互联网企业百度达成了战略合作。

不过,资本狂热的背后,专车服务也频频出现问题。

首先是黑车的产生,2014年8月,北京市交通委运输局发布《关于严禁汽车租赁企业为非法营运提供便利的通知》,严禁把私家车用于汽车租赁经营,租赁车辆不得用于未经许可的出租等行业运营。运输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这份禁令就是针对打车软件招揽黑车司机从事非法运营的行为。

据了解,由于政府对租赁运营的汽车数量进行管制,每年按指标分配,租赁公司的车辆指标尚且不够,令其分一杯羹给软件运营商不太可能,所以,有业内人士认为,软件运营商会大量采用私家车主。

其次,专车服务质量下降。有不少用户反映,专车服务除非提前预约,临时用车的用户也很难获得接单,且司机服务良莠不齐。

而对于此次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此次加大对专车的查处力度,滴滴、快的等打车软件有何回应?

前述北京青年报消息,易到用车相关负责人回应称,专车不能与黑车画等号。专车服务是出行服务升级的大趋势,是市场所需,要多听消费者的声音。

而滴滴和快的此次并未回应。不过,此前针对上海交通委明确表示滴滴打车为“黑车”,并查扣该公司专车,滴滴打车当时发布声明回应称,滴滴和所有的合作公司都依法签订了合同,与没有服务规范、没有定价标准、没有安全保障的黑车是截然不同的。

快的打车方面也表示,一号专车在上海合作的都是正规汽车租赁公司有营运资质的“Y”字牌车,一直是在现有法律框架下运营。在北京市场,一号专车与正规租赁公司在合同中也规定不得使用私家车挂靠形式营运。